1. 首页
  2. 走进科学

充斥着各种粒子的“个人气泡”

你并不孤单:每踏出一步,一个充斥着各种粒子的气泡都伴随着你。

微生物、化学品、真菌、肉眼看不见的生物、各种生理碎屑都随着我们一起移动,构成了所谓的“暴露”—即我们所接触的一切环境。

(Personal Bubble/个人气泡:私人空间,指人际之间的心理和物理距离,不同人的私人空间大小不同。文中指物理意义上的接触环境。)

研究者们近期借助小型空气监测装置对“个人气泡”进行了研究。他们发现,每个人的个人气泡都完全不同,即使你们的生活环境近在咫尺。他们在九月出版的《细胞》杂志上刊发了研究成果。

“人类健康受两大因素的影响:自身的DNA和所处的环境,”斯坦福大学遗传学教授及专业主任,资深作者Michael Snyder说道。“我们会衡量大范围的环境污染,但从没有人去衡量个人层面上的生物和化学暴露。没人真的了解人类暴露的范围有多广泛,包括其中都有什么东西。”

研究人员招募了15名参与者,他们不管去哪里都需要在手臂上带着一个小装置。有的佩戴了一个月,有的戴了一周,还有一个——也就是Snyder本人,戴了两年。装置就像一个吸尘器,直接从环境中捕获粒子。随着参与者的四处走动,装置捕获了超过66个地点的粒子。

研究者对捕获的粒子进行了DNA和RNA分析,并通过化学方法识别出参与者接触到了哪些微生物和真菌。为覆盖环境暴露的各种场景范围,他们创建了一个超过4万个粒子种类的数据库——场景包括与宠物互动、接触家用化学品和在花间散步时。

他们发现,参与者接触到了超过2500种粒子。“结果说明,即使非常接近,我们的‘暴露履历‘或者特征相差也非常巨大。”Snyder说。

研究中有一部分是这样的,包括Snyder在内的四名参与者佩戴了装置一个月。他们都住在旧金山湾地区的不同地方。
一名参与者身上有很高程度的“污泥细菌”,一般存在在废水或污水处理流程中。Snyder本人身上则一直携带着某种“真菌”粒子,他怀疑是因为在自家装修时选择了一种环境友好的涂料,涂料不包含特定的杀菌物质。

因为佩戴这个设备长达两年,Snyder是所有参与者中数据最丰富的。他的装置记录到的暴露场景包括他和宠物的接触和春天在桉树间散步。装置的一个用途就是监测佩戴者一年内都曾暴露在哪些场景中,这能够帮助确定他的具体过敏原。

研究者确实发现,我们的“个人气泡”往往被相似的粒子占据。DEET、驱虫剂和一些致癌物,如二甘醇(DEG)等就是经常被发现的粒子。

尽管装置能够捕获致病微生物,但很难区分其中有危险的和没有威胁的,Snyder说。至于致癌物,他说装置能够作为个体暴露的例证,但并不能衡量佩戴者一生中暴露的绝对水平。

但是,既然这些化学品能够穿透过滤器的小孔,那他们就有可能到达下呼吸道并和肺产生相互作用。

通过进一步揭示我们的暴露程度,Snyder希望了解这些微小不可见的粒子是如何影响到我们的健康的。他还希望能够简化装置,这样“每个人都能够像佩戴智能手表一样,监测自己的暴露场景和水平。”

研究结果最早发布在Live杂志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