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名人故事

朱元璋反腐:对贪官的后人也不留情

近来不少人谈论历史上的朱元璋反腐故事。有明史专家在电视讲座中说,明太祖注重用制度反腐,他订《大明律》,编《大诰》,对惩治腐败做出详细规定,并严厉实行之。这位专家没有再进一步解释,引得笔者想接着说些补充的话。

大家知道,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出身贫苦,对贪官污吏深恶痛绝,其于洪武一朝展开严厉的反腐运动,为中国历朝历代所鲜见。朱氏反腐也确以颁布种种律令为特色,有规定,有案例,如贪污60银两,除了枭首,还要剥皮制作标本警示后人。他不但坚决实施各项反腐规定,还要求全国官民认真学习诵读,时时检查、对照,甚至将规定铸成铁牌,立于大庭广众之中。这样的反腐运动,说它注重制度,似乎也说得过去。不过需要指出的是,这与我们今天所谓“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的制度,可完全是两码事。

简单说来,朱元璋反腐,尽管颁布了许多律令与规定,却脱不出人治的窠臼,而我们今天要追求的则是法治反腐。差别就在于:《大明律》《大诰》等法律规章是朱元璋及其统治集团少数人制定的,且管不着他朱皇帝,他可以为所欲为,权大无边;我们今天的法律必须经由全体公民(通过代表)制定,且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权在法下,任何个人和团体都不能逾越法律。朱元璋在反腐过程中,凭一时之怒,“法外加刑”,任意滥杀达数万千计,他自己也觉得过分,晚年曾找理由加以开脱,表示“以后嗣君统理天下,止守《律》与《大诰》”。当然在皇权至上的制度下,这属于空话。

人治时代,百姓痛恨官员腐败,寄望于反腐强人的出现,朱元璋恰是这样的强人。他统帅三军,开国打得天下,树立了绝对权威。洪武十三年杀宰相胡惟庸后,进而取消宰相制,朱皇帝便集国家各项最高权力于一身,只见贪官如割韭菜般一茬茬倒地,成效不可谓不显著,直杀到政府机关无官办事,不得不发明案犯戴镣回衙上班的“徒流”办法。可是贪官前赴后继,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怎么也反不完!洪武十八年,户部侍郎郭桓贪污案牵出各地官员,有几万人被杀。老朱叹曰:“其贪婪之徒,闻桓之奸,如水之趋下,半年间弊若蜂起,杀身亡家者不计其数。出五刑以治之,挑筋、剁指、刖足、髡发、文身,罪之甚者歟!”他想不明白“朕自即位以来”,以如此强力的手段和残酷之极的刑罚,仍不能遏阻腐败,众官“俱系奸贪”是何道理?直到560年后,毛泽东在延安窑洞与黄炎培对话,才回答和解决了这个问题,毛说,“我们已经找到新路,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才能够跳出中国传统政治腐败亡国的周期律。

说到这里,还须提及史载朱元璋也曾许民执贪官进京,这种事即使有也没什么意义,其与毛泽东上述“让人民来监督政府”的性质根本不同。朱起兵草莽,但他一旦掌握政治权力,当上皇帝,就变质成为了“民”的“主子”,他对贪官的仇恨或许还与其民间出身有那么一丝联系,然其反腐的目的已完全是为了维护朱家的私天下,而朱家天下绝对不可以抬高“民”的地位,让“民”来参与政事的,他极其敏感、毫不含糊。朱元璋读《孟子》,对“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君有大过则谏,反复之而不听,则易位”等语极为恼怒,说孟子“这老儿要是活到今天,非严办不可”。他下令把孟子牌位扔出孔庙。朱家王朝对人民的榨取和欺压一点不比历朝逊色,洪武末年供诸王府消费的禄米就占到全国收入的1/4以上;有官员上书建议朱皇帝不要选已经许配人家的女孩进宫,竟被他活活剁成肉泥。

当然朱元璋也知道反腐没有监督不行,他采取一种体制内的自我监督,即派亲信巡视,“专主察听在京大小衙门官吏不公不法,及风闻之事,无不奏闻”。这些亲信人员叫作“检校”,后来发展成为一个独立的机构——锦衣卫。锦衣卫与政府其他部门无隶属关系,由皇帝直接指挥,只对皇帝负责。原来的检校只有侦察权,没有审判、处刑权,锦衣卫则集侦察、审判、处刑于一身,权力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可怕,全国各地大小官员均在其监视之下,惶惶不可终日。由于这种监督权力自身不受监督,锦衣卫特务们横行霸道、为非作歹,成为有明一代最黑暗的事迹。

我们现代社会反腐败,舆论监督不可或缺。当年朱元璋虽没有念过什么书,却深知钳制思想舆论,对维持专制统治的重要性。他下令《孟子》一书中那些“民贵”“君轻”的有害言论必须彻底删除,方可印行;并且镇压那些不肯合作的读书人。《大诰》中有条律说:“寰中士大夫不为君用,是自外其教者,诛其身而没其家,不为之过。”随着宫廷政治斗争日趋激烈,朱皇帝愈发不信任读书人及其文章,总觉得他们不满现实,在变着法子骂自己。洪武年间的文字狱迭出,且荒诞不经,如因老朱造反起家,当过和尚,读书人作文须忌“则”字(安徽口音同“贼”),还须避“秃”“光”等字,否则就会带来杀身之祸。朱氏这种所作所为,给中国历史文化增添了一页耻辱。

强人政治的特点是人亡政息。洪武三十一年朱元璋病死,其反腐运动亦随之偃旗息鼓。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不久朱家叔侄便因争夺国家最高权力大打出手;朱元璋在世时,曾订太监不得干政铁律,甚至不许太监识字,他的子孙们却演出了纵容刘瑾、魏忠贤等阉党乱政、腐败得一塌糊涂的丑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