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摘

颜良、文丑的传说

引言颜良文丑在袁绍麾下勇冠三军,虽然他们在《三国演义》中出场不多,几乎是被二爷秒杀,感觉就是为二爷增加光环的存在,但很多人还是认为,颜文二人是不可遗忘的武将。民间亦有关于二人的精彩传说,且看分解。


颜良、文丑的传说

话说这颜良文丑却也不是普通的武将,乃是四天帝(混注:四天帝一般指“四御”,“四御”也有很多版本,但一般没有真武大帝;真武大帝最初是北极四圣之一灵应佑圣真君,又称真武将军,后地位有所提高,成大帝;现代洪荒流小说才有将真武作为四御之一的说法;北极四圣老大可是天蓬元帅,八戒背景很深啊,笑)中的真武荡魔大帝的分身玄武(混注:真武大帝也称玄武大帝)下世投胎所转生。

原来,真武大帝感到帝星飘摇,妖星现世,天下必将群魔乱舞,各种妖魔鬼怪都会出来祸害苍生,他作为荡魔大帝,理应降妖除魔。但是作为帝君级别的,不能轻易下凡。所以便让在武当山镇守真武仙境的分身玄武下界平妖。 这玄武乃是四象之一(混注: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龟蛇同体。两人若是投胎在一家,天下没有人家有福分生养两位神兽。所以便投生在两户人家。

灵蛇投胎成颜良,玄龟投胎成文丑。真武又赐下兵书和武艺秘籍,让先前下凡的李彦、童渊(混注:之前有出现,乃有希、应熊转世)代为传授二人兵法武艺,并且给了二人神兵天马以助二人降妖。

颜良刀法出众,所以用一把大刀,其刀刃若灵蛇之牙,锋利异常,色若琉璃,其刀杆密布鳞纹似灵蛇之身,色为金黄,谓之金鳞琉璃刃,又称灵蛇琉璃刃,是仙界材料混合灵蛇所蜕蛇皮祭炼而成(混注:颜良为灵蛇转世,或许还是与元神相合之宝)。

文丑跟随童渊学得一手好枪法,所用长枪名唤八宝驼龙枪,又叫龟背驼龙枪,其枪身略带弯曲,状似龟背,是仙界材料混合玄龟所卸龟甲祭炼而成(混注:亦与文丑玄龟相合),每一枪刺出都带着弧度,枪头所指,鬼神莫测。

二人学艺有成,想起大帝所吩咐之事,不敢怠慢,但是二人感觉凭自己二人横扫群魔有些困难,而且当今世道,妖魔乱权,很多都是一方诸侯,实力雄巨,所以决定选择一仁君辅佐,将来天下太平,自然群魔辟易。玄龟善卜算之事,算到好友青龙的化身邓九公也下凡来了,所以二人商定,投奔袁绍(混注:二人哪知好友邓九公被他的好女婿土行孙坑出翔了,笑)。

二人来到洛阳,投奔到袁绍。那邓九公见仙界好友来投,自然十分高兴。问起原因,颜良如此这般,把前因后果一说,袁绍言:“善也!”立即要上表朝廷,封册两人。但是二人说:“不可,我二人下界,只为降妖除魔,不想粘惹因果(混注:因果纠缠过深,会引出杀劫),所以就在你这做个门下吏吧。”袁绍大惊,连道不可,但二人坚持不愿,袁绍只得作罢,但是暗中决定,人前是君臣,人后以兄弟相称,十分的信任。这也是为什么后来十八路诸侯讨董卓的时候,袁绍敢把自身的身家基业托付给二人的原因,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二人一直跟随袁绍,被倚为左膀右臂,十分重视,也为袁绍统一北方立下的汗马功劳。尤其是袁绍入主冀州(混注:今河北中部和南部、山东西部、河南北部等地区)和大战公孙瓒的功成之战。

话说那十八路诸侯讨董卓,却在大功将成之时分崩离析。那联军盟主袁绍,困守洛阳,却是陷入缺兵少粮的尴尬境地。可巧这时冀州牧韩馥派人送来两万石军粮。袁绍听闻使者来报,正暗自欣喜,却听得身后谋士逢纪言道:“大丈夫立于世,何须看别人的脸色行事,身家性命都握在他人之手,岂能安睡?”袁绍听后并未回头,似是自言自语,似是询问逢纪:“那若是如我,又该当如何呢?”“冀州广袤,更兼土地丰腴,又是河内重地。主公何不取之?”“可那韩馥却是我袁家故吏,我怎么能窥视他的州郡呢?”袁绍又说道。

“袁家故吏?一卖主求荣小人罢了,当初袁太傅失势,他立即转头投靠董贼。而后主公亲率天下义军清君侧,他却只是躲在后面,只是提供粮草。这是想两头都不得罪,静观态势发展罢了。没想到到头来是两头全都得罪了。现在董贼迁都,却是失了地利人和,如今之时,天时也不在他方,韩馥却又送来军粮,却是想告诉主公,他还忠心汉室,忠心于袁家罢了。”

袁绍听完,半晌无语。天渐渐暗了,夕阳的余晖照在袁绍的脸上,有些许的迷离,看不太真他的表情。袁绍默默单看着袁府外,残破的洛阳城,仿佛在追思她曾经的繁华。又或许,他在想他在天上的日子。还是前世的他,奉命驻守三山关,阻挡西岐叛军,直到兵临城下,他开关投降。谁知道呢?只有他自己知道(混注:一段内心戏,一番思虑挣扎)。

“这韩馥兵多将广,冀州又是城坚墙厚。难啊,难啊!”又是默然,空气似乎都凝固了。直到那最后一缕夕阳也消失在天际,飞鸟也尽归窠巢了,有侍卫点上了油灯。他叹了一口气,哑声说到:“那若依元图之言,这冀州应该如何夺下?”

逢纪此时,已是站得腿麻脚软,疲惫不堪了。但是听闻自家主公问询,还是打起精神来,躬身道:“韩冀州此人,若做学问,定然可称大家,但若是说到为官治世,安邦定国,却是不足道哉啊。如今妖星显现,正是乱世将起的征兆,那韩馥盛世或可成以治吏,但是乱世,必死无疑。”

“哦?话虽如此,可是冀州却是不乏能人异士啊。却是又当如何?”袁绍问道。逢纪又再躬身道:“纪有一策,可使主公,不动大军而取冀州。”“哦?有何良策,元图快快道来。”逢纪如此这般一说,袁绍听完,不由得拍手大笑:“若得冀州,元图当记首功,就依你所言,速速修书,快马送往伯圭处,商定一起进军冀州。”

另一方面却又命令手下侍卫:“速速请元皓先生来此!”不消片刻,那田丰已经赶到,站在下首躬身道:“不知主公这么晚叫丰来,是有什么吩咐。”袁绍赶紧下座,拉住田丰的手,说:“元皓啊,事到如今,三军将士以及某家的身家性命,可是全压在先生一人身上了。”田丰听完,不明就里,大是惶恐(混注:吓尿),却听逢纪说道:“元皓先生休惊,今日我和主公商量了一条计策,可轻取冀州,不废一兵一卒。但是,必须要先生出马,此计方可功成啊!”

田丰一听,不由说道:“这冀州,兵多将广,城坚池深。若是能不动刀兵而取之,却也不易,元图有何良策?” 逢纪连忙把计策一说,田丰听完,眉头一动:“此计可行,看来是要我去趟冀州了。”袁绍这时说:“元皓可带两万大军,一路随行。”田丰却说:“带兵前去,恐怕会引起什么误会,好像是我们怕了那韩文节,而且主公这边,也需要大军守住洛阳,丰只要两个随行的小童奴仆就可。”袁绍见拗不过他,也只得应允。嘱咐他一路小心,这些闲话暂且不提。

却说这第二天一早,田丰带着两个仆役,正要出城门,却看到一人站在城门口,不由下马上前,“子远,这么早在这干什么呢?”来人却是许攸。许攸淡然一笑,并不答话,看了一下左右,低声道:“元皓先生,主公可是派你出使冀州?”田丰一惊:“子远是如何得知啊?”许攸道:“这无关紧要,主要是先生此去,还请小心一人。”“哦?值得子远如此小心嘱托,必不是凡人,此人是谁?”许攸说:“此人姓沮名授字公与,乃是辽东长白山千年雪狐得道,不可小视。”

田丰听后,表示明白,然后辞别许攸,向冀州而去。却说那袁绍暗中结盟公孙瓒,准备一起攻打冀州,另一边却又派田丰去密告韩馥,说是公孙瓒要兴兵攻打冀州,并且另派人用钱财收买了一些韩馥比较信任的谋士(混注:逢纪暗献藏刀计,袁绍趁火取冀州)。

田丰到了冀州,韩馥府上,韩馥在府中大摆宴席,为田丰接风洗尘(混注:田丰曾是韩馥部下,买卖不成仁义在嘛)。帐下的文臣武将更是悉数到场作陪,场面宏大。宴席过后,田丰与韩馥在府中密室商量到天亮。田丰乃是上古凶禽,金翅天雕转世,这种凶鸟,最是桀傲不驯(这也就是为什么后来会触怒袁绍的原因了),更是号称百兽皆可为食,死死地压了韩馥一头(混注:后面提到是黄鼠狼精),田丰告诉他:“前日我家主公得到消息,说是那公孙匹夫想要兴兵攻打韩大人的冀州。我家主公,看在韩大人乃是太傅(混注:应该指袁隗吧,袁绍、袁术之叔)当年的门生的关系上,特派学生来通知韩大人,希望韩大人早做准备。”韩馥一听到这个消息,顿时惊得六神无主。

话说这韩馥,其实乃修炼成精的千年黄鼠狼,虽然已经修成人形,更是做了一方诸侯,但是向来谨小慎微,不敢稍有出格。今次听闻那白玉精灵公孙瓒前来攻打,非常恐慌,忙问田丰怎么办。田丰说,只要一个办法。韩馥问:“是什么?”田丰说:“事到如今,只有让位给袁绍,迎袁军入冀,共抗公孙。”韩馥心下犹豫不决。

只听田丰又道:“我家主公,只是怜悯先生为太傅门生,不想让先生丢了性命,这才派我相告。其实早在丰出来之前,那公孙瓒就已经向我家主公递上盟约,希望我们出兵,共同攻打冀州,所得一切,全部均分。主公也是拿不定主意啊!”韩馥听完,面无血色,竟是被吓呆了。田丰就悄悄退了(混注:威逼利诱,你看着办吧)。

第二天一早,他赶忙招来荀谌、辛评这两个谋士,他把情况告诉了这两个人,问他们有什么退敌良策。这荀谌和辛平却是两只花斑硕鼠成精,最是贪婪不过,被那逢纪早早就收买好,做了内奸,此时正要发挥作用。

荀谌说:“公孙瓒兵多将广,他现在来攻打冀州,其势锐不可当!而袁绍此人非常有谋略,智勇双全,而且他的手下的名将有很多,将军可以请他来,同他一块儿治理冀州,那么就不用惧怕公孙瓒的攻打了!”

这个时候却出现了不一样的声音,显然冀州还是不缺乏人才的,长史耿武考虑得更全面,他说:“现在的袁绍,没有地盘,只是有大军,他们必须靠我们冀州才能存活,我们只要断了他的粮草,那么他就必死无疑。而现在,我们将冀州的政务交给他处理,这简直是引狼入室啊!”

这时,治中李历也上前劝谏道:“主公,想我冀州乃是国家重资之地,带甲数十万,且粮草丰足,足够冀州十年之用。而那袁绍,不过是被公孙瓒逼得没有家的孤客穷军,就连粮草都得我等筹备,此人诚不足虑也,为什么要如此简单的就将冀州交给袁绍呢?”其他人也都点了点头,都十分认可李历的看法。的确这袁绍不过是丧家之犬,还在这大吼大叫,让自己主公交出冀州,实在是欺人太甚。可惜众人的主公太懦弱胆小了,被田丰几句话,就给镇住了。

韩馥生性怯懦,缺少主见,早已经被田丰吓破了胆。那公孙瓒已让韩馥胆战心惊,如果再加上袁绍,想想韩馥都感觉恐惧,这袁绍可是联军盟主,手下文臣武将比那公孙瓒更胜。其实韩馥的追求很低,能够有个地方,好好修炼,安安稳稳地过着好的生活就好了(混注:农妇山泉有点田)。至于多高的地位,多大的势力,那不是韩馥想的。此次只要自己把冀州交出去,相信,无论是公孙瓒还是袁绍都不会拿自己怎么样。自己也不用再担心公孙瓒攻打自己,等自己把冀州交给袁绍后,这些操心的事情自己就不用再担心了,也不用担心谁会来攻打自己。所以韩馥一听耿武、李历的话,顿时面色不悦,他大声说:“吾和袁绍是同僚,才能比不上袁绍,现在我要请袁绍帮忙,也是应该的。古代的时候,尚且有选择贤能的人,把自己处理不好的工作委托给他们这样的胸怀,现在你们怎么没有这样的胸怀?”

最后,韩馥不顾众人的劝阻。搬出了自己的官署,同时让自己地儿子带着自己的冀州牧的官印,交给袁绍。耿武得知之后,面现悲切之色,长叹道:“冀州完了!”于是在冀州的那些当官儿的辞职走了三十多个人。耿武和关纯却埋伏在了冀州城外,等待着袁绍的到来(混注:准备好献身了)。

却说这耿武、关纯也不是凡人,耿武乃是燕山中一乌鳞巨蟒成精,最善喷毒成蜃,杀人无形。那关纯乃是一碧眼金睛的刺猬得道,化成人身后,一身尖刺被他炼化成了飞针,中者即死。民间向来有五大仙家的说法,说的是五种动物修炼的久了,可以修得神通,得道成仙。这五大仙家,分别号称:黄大仙,胡大仙,魏大仙,长大仙和舒大仙,其实就是黄鼠狼,狐狸,刺猬,蛇,和老鼠。韩馥本是黄鼠狼得道,所以他的手下,也尽皆是此辈山精树怪。

话说这二人带兵埋伏在袁绍进冀州的必经之路上,准备刺杀袁绍,替大哥黄鼠狼韩馥保住冀州的基业。在从洛阳往冀州的官道上,一支五万人的队伍正在行进。当头打着两面大旗,左边一面是一个袁字,右边一面是“大将军”三字,原来这是袁绍的队伍。在队伍中间脚跨锦衣黄骠马、身披金甲、头顶金盔的就是袁绍。在袁绍左边的是大将颜良、文丑,右边是才投靠袁绍不久的大耳朵刘备,三人均缀后半个马身以示尊敬。袁绍的神情有些兴奋,眼神中很有些踌躇满志的味道。而刘备虽然表面上微笑着,但他的眼神中会时常闪过抑郁苦闷之色,他是在发愁怎么东山再起(混注:互为反衬,笑)。

突然,前面一片滚滚烟尘,旌旗飘舞,却是那耿武、关纯领兵杀到。那耿武、关纯纵马出阵,于两军阵前叫骂:“袁绍匹夫,你枉受皇恩,居心叵测。前日你为联军盟主,却小肚鸡肠,害得孙坚兵败,致使联盟土崩瓦解。我家主公看你凄楚可怜,送你军粮应急,你这狼心狗肺的贼子,竟然痴心妄想的要侵占我家主公的基业,今日……”

话还没说完,这边袁绍军团的众人看着敌方稀稀拉拉的几千人马,又回头看看自己军容整齐,装备精良的五万大军,一个个的不由得轻蔑地笑了起来。笑声还没完,从袁绍军中飞出两员虎将,一人倒拖着大刀,一人挺着杆钢枪,却是那颜良文丑二人。一则怕敌将胡言乱语扰乱了军心,二则看出这二人山精野怪的身份,想要降妖除魔。

这耿武、关纯二人,看见敌阵中跃出两骑,可是正合心意,二人也是想要斩将振威,各自挥舞兵器迎了上去。这耿武对战颜良,关纯架住了文丑,四人在阵前你来我往的拼斗起来。战不到五合,那关纯已经抵挡不住文丑的八宝驼龙枪,趁着二马一错蹬的时机,放出了自己原身尖刺所祭炼而成的子午元磁针,想要偷袭建功,一举射杀文丑。这文丑却不慌不忙的显出的玄龟法相,只听得乒乒乓乓的乱响,那子午元磁针居然刺不进文丑身边一尺之内。这关纯正自诧异,不由得愣住了,那边文丑手中长枪一抖,也化作一头玄龟从天而降。可怜这关纯,还未反应过来,就已经被砸成了一坨肉酱,元神正要遁出,却被玄龟一口咬住,闹了个魂飞魄散。

这边厢,那耿武见兄弟惨死,连元神都没来得及遁出,早已吓得魂不附体,魄飞天外,只得暗叫糟糕,今日遇上了劲敌。遂不敢怠慢,口中念动口决,催动法门,祭起自己毒蟒内丹,开始运起吐毒成蜃的妖法。顷刻间,飞沙走石,天昏地暗,日月无光。袁绍见此阵势大惊,正遇唤左右退兵。却见颜良横刀立马,神态自若。口中念念有词,霎那间,手中金鳞琉璃刃,光华万丈,脱手飞出,于半空中化作神兽灵蛇模样,气势雄浑。只见那灵蛇于半空中,蜿蜒而降,施展吞云吐雾之能。不要片刻已经化解巨蟒吐毒成蜃的妖法。金光一闪又再次化为金鳞琉璃刃,回到颜良手中。

再看那耿武,见自己护身之法,顷刻间被人所破,自知已无回天之力,欲借土遁。怎奈颜良,早已冲到自己面前。这耿武乃是千年毒蟒,正被颜良克制,此时却已是动弹不得。颜良手中金鳞琉璃刃,如蛟龙出水,直刺耿武胸前。顷刻间,颜良阴阳把一合(混注:才疏学浅,没懂这“阴阳把”什么意思),耿武已命丧当场。冀州残兵见主帅已死,自然纷纷投降袁绍。不过这耿武肉身虽死,但毕竟为千年毒蟒所化,元神尚存。颜良一把抓住欲飞升的的毒蟒元神。刚欲斩尽杀绝,不料这元神竟开口说话,说是大家都是鳞虫之属,今次多有冒犯,还请手下留情,又说愿意为颜良驱使,一同除魔卫道,以修得正果什么什么的,求颜良饶命。这颜良也晓得那吐毒成蜃的利害,便将这毒蟒元神收于锦绣战袍中。

不几日,袁绍入主冀州,封韩馥一个奋威将军的虚衔,手里没有任何兵马,将韩馥给架空起来。又得知韩馥手下别驾从事沮授乃七尾天狐,聪慧异常,就把他留在帐前,做个谋士。如此袁绍就实实在在的成为了冀州牧。

这袁绍得了冀州没几日,那公孙瓒便派从弟公孙越来讨要地盘,袁绍想私吞冀州,与公孙越不欢而散。袁绍外甥高干,因为看不惯公孙越的嚣张模样,于半路将其伏击。公孙瓒得知后大发雷霆,尽起雄兵,攻打冀州,两军会战于磐河。

磐河边上,两军剑拔弩张,互相怒视。公孙瓒破口大骂道:“袁绍小儿,背信弃义,说好两家共同攻打冀州,一切地盘物资,全部均分,如今你却妄图独自私吞。这还罢了,你竟然还派人伏击公孙越,真是不当人子,不当人子!”

袁绍听后就是一万个不高兴,笑道:“伯圭,你听好了,韩馥无才,把冀州让于我,关你什么事啊?我和你清楚说明了我们两人共破冀州,我才让你冀州州郡,你一没有斩杀韩馥,二没有攻下半个城池,还想要向我索要冀州,真是恬不知耻!”

这公孙瓒本是白玉化身,品行最是正直端良,此时听闻袁绍这近乎耍赖的言语,气得是脸红脖子粗,怒骂道:“袁本初,你把我公孙瓒当成三岁小孩不成?昔日世人都以为你是忠义之人,推选你当一十八路义军讨逆的盟主。谁知你却是个狼心狗肺,忘恩负义之徒。你枉称四世三公的袁家子弟,有何面目生存于世,死后如何脸面见你的列祖列宗!袁绍小儿拿命来!”说罢就拍马上前直冲袁绍而来。袁绍最烦别人拿四世三公压他了,我是神仙转世,袁家的列祖列宗和我邓九公有一文钱关系没啊,大怒问左右道:“谁可擒下那公孙狗贼?”

只听话音刚落就听身后有一人策马直冲公孙瓒而去,并大声喊道:“我乃河北上将文丑,公孙狗贼拿命来!”袁绍一看是文丑,心下一宽,知道此战结果已定,大笑道:“前几日攻打冀州之时,文丑一人连战韩馥六员上将,斩杀三人,伤二人,吓跑一人,文丑将军有万夫不当之勇,有文丑在此我无虑也!”众将都点头称是。

公孙瓒正要拍马直冲袁绍而去,但见袁绍军中飞冲出一员大将,只见此人身高八尺有余,长得是虎背熊腰,燕颔虎须,猛一看和张飞有点像。不过再仔细看去,只见盆大的脑袋上长着两个绿豆眼,并且一脸的麻子,奇丑无比,公孙瓒看了就想吐。公孙瓒这人是白玉精灵转世,就爱干净又爱摆帅,你没看那一身白袍白甲,亲兵的战骑也都是白马,所以叫白马义从,而自已又有白马将军的称号。公孙瓒不由得大声喊道:“哪里来的丑汉,敢挡你家爷爷白马将军的去路,来,吃俺一枪!”

文丑转世之时为了降妖除魔,并未特意修改容貌。神魂降世,因是玄龟之体,未脱兽形,一双龟眼,小如豆丁,脸上又是鳞片所化成的麻子,最烦别人笑他丑了,听到公孙瓒如此叫他不由得大怒,挥动铁枪就直冲公孙瓒而来。只见公孙瓒和文丑交战数合,公孙瓒是守多攻少,完全琢磨不到文丑驼龙枪的招法精妙,明明看着是向胸口刺来,赶紧挺枪格挡,谁知到了近前,却是直刺面门。文丑也是越打越勇,打了十几个回合,公孙瓒再也顶上住了,连忙虚晃一枪,拍马败阵而去,心道,“还好自已的马快”,文丑哪里肯放他走,连忙拍马直追上前。

公孙瓒一路跑回阵中,那文丑没有丝毫惧怕,策马直冲公孙瓒中军而去。文丑在中军之中,仗着自己有玄龟神通,一般兵卒伤他不得,八宝驼龙枪上下翻飞,是左右忽杀,往来冲突。公孙瓒手下将领见文丑如此英勇,就一同拍马来战。只见文丑大吼一声,不闪不避,一枪探出,枪头飘忽不定,把近前的一将刺于马下。其它将领见文丑如此英勇,不由得心生怯意,都落荒而逃。

文丑拍马又直冲公孙瓒而去,公孙瓒见文丑直冲自已而来,不由得催动胯下白龙宝马,逃出阵去。文丑在后边追着笑道:“白马孙儿,快快下马受降,你文丑爷爷可饶你不死,哈哈!”公孙瓒见文丑就在身后,回身掷出长枪,被文丑一枪拨开,公孙瓒又紧忙拿出马前挂的弓箭,不过慌乱之中,不小心被掉于地上。公孙瓒气得摇首顿足,一不小心又把头盔也甩掉了,但见文丑越来越远,不由知道文丑的马不好,就转头大骂道:“你这丑汉,有娘生没爹养的,你倒是追我啊,哈哈!啊……”

原来公孙瓒在高兴之时,一不小心马失前蹄,公孙瓒也掉落于地,只见文丑见后哈哈大笑道:“公孙小儿,拿命来!”公孙瓒看着文丑的长枪越来越近,上由得大呼不妙,心道:我命休已(混注:抢了丞相台词,笑)!

说时迟那时快,赵云本带领骑兵到此处探路,只见一黑袍黑甲手持长枪的黑脸大汉直追一个白袍白甲没带头盔的白马将军(混注:好一个对比,笑)。这赵云乃是和氏壁上仁义之角所化,最是喜欢洁净,厌恶脏污,再一看二人相貌,不由得心想:“黑脸大汉一定非善类,那白袍将军倒看像个善人(混注:子龙以貌取人了啊,笑)”,连忙单人单骑策马直冲那黑大汉而去。只见那黑大汉就要刺到那白袍将军的面前了,赵云一个飞身跃马一枪挑开那至命的一枪。

文丑一看来了个小白脸,不由得大怒道:“你这小白脸哪里来的?”赵云因是女儿之身,容貌秀丽,但是其女扮男装,所以老是被同袍们笑成小白脸,但都是自家兄弟不能动手。现在这丑汉也骂自已小白脸,不由得怒道:“你这丑汉,怎么可如此无礼!”文丑一听别人骂自已丑,不由得哇哇大叫着直冲赵云而来并大声喊道:“小白脸,拿命来!”(混注:来啊,互相伤害啊!)

赵云怒归怒,但他知道分寸,在不明白是敌是友的情况下,还是减少杀戮的好,也不多说,拍马挺枪直冲那丑汉而去,两人一个照面就数枪杀碰!文丑与赵云一个照面就知道这敌将深不可测,只见他面带微笑,轻轻松松的拨开自已这致命一击。要知刚才在公孙瓒军,他一枪就把公孙瓒的上将刺死。但文丑也非等闲之辈,拍马回身与赵云再战。两人就这样你来我往的战了五六十个回合,文丑心道:“自已出道以来,也就自已的大哥颜良能和自已打这么多过,就再无第二个人了”,不由得心中惊道:“此人是谁?”不过马上由惊转怒,拍马挥枪就和赵云拼起命来。

枪,是兵器里的贼啊,贼以险,快,狠,准著称,赵云本是有技术,而且深得枪绝童渊所传,武力值不低。这文丑发起狠来,将八宝驼龙枪投出,半空中化成玄龟,呼啸而下。那赵云手中的龙胆碎银枪,护主心切,也化成一条小白龙飞上空中。文丑一看对方有银龙护体,不由得一愣,再仔细想想刚才赵云所用的招式,也觉得熟悉(混注:师出同门啊,二位-_-||)。

这时只见赵云头上出现一座翠绿薇薇的小山虚影(混注:赵云的传说里说到,打磨和氏璧的宝玉乃是昆仑山山脉之血所化,不知这小山虚影是否是昆仑缩影),却是赵云见小白龙斗不过玄龟,运起了自己的神通,欲要相助。文丑此刻看到那小山,已经肯定了赵云的身份,收回了驼龙枪,转马就走。那赵云一直勉力支撑,此时放松下来,也是无力追击。其实她一看到那长枪化成玄龟,就猜到了文丑是谁,同时也就猜到了公孙瓒。心想此时袁军已经没有容身之处,索性投奔公孙瓒去了。

袁绍自统一了河北,声势之大,武力比之前高出不止一倍,正是兵多将广,粮草丰足,不由得起了争霸天下的心思。却不知自己已失本元先天罡气,无法施展擎天驾海之能,更没有护身法宝相助,委实不是这天下真主。可毕竟他乃邓九公之化身,身上留有青龙元气,因此命中注定可雄霸河北,盛极一时。遂出兵六十万,图灭曹操。这黄河上有三个渡口,分别是延津、白马和官渡。这袁绍派出颜良,首先攻打白马。

话说这白马,乃是一出险地,阴气极盛,只因驻守此处的两员大将宋宪、魏续,此二人乃山中花斑豹子修炼成精,先投吕布,后归曹操。话说颜良统十万大兵为先锋,兵至白马。一感此处妖气弥漫,便知定有妖邪作怪。立营之后,亲带铁骑三千出营巡察,正遇宋宪、魏续。

颜良上下打量二将,这宋宪生得青面,塌鼻,一对环眼目漏凶光,手中幽冥锁魂抢,透出森然寒气,夺人心魄。再看那魏续紫微微一张大脸,方口阔鼻,獠牙外翻,手中天妖屠神刀透出凌厉凶光。二将也不搭话,催马直取颜良。颜良,大喝一声:“呔 ,何方妖孽,竟敢在此撒野,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拍马舞刀力战二妖。

要说这宋宪、魏续倒也有些道行,山中千年,修得人形。各自修得一件法宝,便是那幽冥锁魂抢与天妖屠神刀。这两件法宝可大有渊源。要说这幽冥锁魂抢本是原始天魔(混注:纳尼?《天子传奇》里的?不知道确切出处,或现代洪荒、仙侠小说?)眼睛里流出的精露所铸,于万载寒火中,淬炼千年而成。法宝祭起后,可取人魂魄于千里之外。只可惜宋宪道行不深,虽让他在师门得到此枪,但却无能耐发挥其最大威力,只做一般神兵利器所用。如此这般,又怎是颜良敌手,二马一错蹬,宋宪举枪便刺,颜良举金鳞琉璃刃由下向上驾住来抢,大喝一声 :“开”。那幽冥锁魂抢,如离弦的风筝,飞出不见。其实这幽冥锁魂枪知宋宪大限已到,早已自行往寒江关而去,再要说起此枪,已是大唐年间。

颜良驾开幽冥锁魂枪后,刀锋急转,金鳞琉璃刃如灵蛇摆尾,宋宪无从招架,只一个回合便死于颜良手中。魏续见宋宪惨死,心中大怒,天妖屠神刀,猛劈颜良面门。颜良闪过刀锋,不想这魏续刀锋一转,天妖屠神刀分上中下三路袭来。颜良知魏续道行高于宋宪,委实不敢怠慢,拨转马头,使出金丝龙鳞闪电劈刀法。但见颜良周身如金蛟护体,巨蟒缠身,只见光华万丈,将魏续刀法一一化解。魏续自知不敌,打马欲逃,颜良岂肯放走此妖。口念碧心诀,催鼓起那毒蟒元神,运起那吐毒成蜃的法门,一时间飞沙走石,万里无光。魏续不识此法门,不辨方向,无有出路。被颜良追上,从脑后一刀斩于马下。

颜良连斩二将后,收起神通。下马观看,不消片刻,心腹小校来报,魏续、宋宪二人死后皆化回原型,只可惜天妖屠神刀,不知怎的,断作数块。颜良知此刀乃是神兵利器,得来实属不易,大呼可惜。命小校将断刀取来,欲寻能共工巧匠重铸此刀。这才引出刀魂遇真主,天妖屠神法(混注:好吧,貌似还果然出自《天子传奇》-_-||)现世,颜良力战曹操众将,威震白马。

第二天, 夏侯惇得知宋、魏二将阵亡,忙领军来战颜良。激战半日,战败,连忙退兵困守白马城,派出斥侯向曹操求援。曹操得知,大惊失色,忙询问左右,谁可诛杀颜良,众将皆不敢言语。这时郭嘉说道:“若想诛杀颜良,恐怕只有那降将关羽关云长。”

“这……”曹操不由得沉吟起来,喃喃自语说,“若是其在袁绍军中得知刘使君的消息,恐怕他就要离去啊。”这时张辽上前一步,躬身说:“末将愿说动关将军。而且,末将愿意随军出征。”这时候荀彧也说道:“若斩颜良,也只有请汉寿亭侯了。文远,可有把握?”张辽说:“末将愿意一试!”曹操说:“既然如此,文远可速去!如若成功,本相亲自领军,随尔等出征。”这张辽拜见了关羽,两人又做了些约定,而后领兵驰援白马,兵贵神速,不几日便以到达。

第二日,正逢颜良率军在外骂战,关羽、张颌带兵应战。白马城下,只见袁军兵强马壮,颜良也是雄武威风。曹操不由得赞道:“真是一员悍将啊!”关羽闻言,嗤笑一声:“插标卖首的小贼罢了,待某家去取了此獠首级,送给丞相把玩(混注:帝君好气魄)!”说罢,不等张辽反对,催马出阵。

颜良见敌阵掠出一员大将,绿衣红马,重枣的脸庞丹凤眼,九尺的身高三尺的美髯,倒拖一柄大刀,想起玄德临行前所言,猜到此人可能就是关羽关云长。于是催马上前,拱手问道:“前面可是关……”将军两字还未出口,却只见刀光一闪,一道青光直奔心口。却是那关羽马快,不由分说便以偃月刀砍向颜良,颜良没有防备,连琉璃刃都挂在马鞍上尚未取下,催马欲走,却有九熊七虎在旁边阻挠,只能使出蛇型软骨向后仰倒。

说时迟那时快,偃月刀上的青龙飞窜而出,一头撞进了颜良胸口,从里面炸将开来。可怜颜良,虽是灵蛇转世,却怎奈此时身体却是肉体凡胎,怎可禁住青龙炸裂,仰天喷出一口鲜血,竟是内脏尽碎。战马护主,背着他的尸身转身而逃。这时灵蛇元神一出窍,变回本体灵蛇,正欲张嘴吞下关羽,却被熊虎挡了一挡,恰逢此时,却听到冥冥之中真武大帝的声音响起:“不可对武圣无礼。既然武帝显圣,你也就不用除妖了,回武当山去吧!”

灵蛇闻言,狠狠一瞪关羽,接着身形一转,直奔武当山飞去。这些都被曹操看见,曹操见敌军主帅阵亡,知道这是机会,于是挥军掩杀,袁军大败。追上三十里,鸣金收兵。真是:千万雄兵莫敢当,单刀匹马刺颜良。只因玄德临行语,致使英雄束手亡。

却说颜良的残败军马急奔回,半路迎见袁绍,袁绍听闻好友颜良身死,伤心欲绝,眼前一黑,昏死过去。众将连忙施救,捶背的捶背,顺气的顺气。好一阵忙活,这才幽幽转醒,对天发誓,要为颜良报仇。众将也是极为愤慨,追问是谁杀了颜良。有败兵上前报说被一赤面皮、使青龙大刀一勇将,匹马奔入阵来,一刀斩颜良而去,因此大败。

袁绍听完,大吃一惊,脸上流露出思索的神色,问手下众人:“曹操手下没听说有这号猛将啊,应该是谁呢?”众将默然不语。帐前的七尾天狐沮授心中一动,上前曰:“此人必是刘玄德之弟关云长也。”袁绍本是邓九公转世本是生性沉稳,但是因为他所带下界的仙剑却是瘟神的行瘟宝剑,日夜被瘟剑秽气侵蚀,性格越显乖张。此时因为颜良身死,心中悲痛,更被瘟剑所趁。闻听沮授所言,不由得大怒,对刘备吼道:“你兄弟关羽斩我手下爱将,肯定是你给他通风报信暗中串通,我留着你还有什么用!”当即叫来了刀斧手,令道:“把这大耳贼推出去斩了,以慰颜良将军在天之灵!”

众谋士一听连忙劝道:“主公不可啊,玄德公乃是皇室贵胄,不可轻言生杀啊(混注:和现在的权贵犯罪罚酒三杯是不是很像,出离愤怒,笑)!”刘备心下害怕,也赶紧说到:“明公,你我都是世家子弟,难道不顾念往日的情分吗?我与我二弟云长自从在徐州失散以后,就断了联系,连云长是生是死都不知道。天下之大,若是有人长得差不多也不奇怪。总不能因为敌军将领是个红脸长须的就认定是我二弟吧。他就算是我二弟,也是因为曹贼知道我在明公帐下,欲使明公猜疑我,好借刀杀人,陷明公于不义啊!”袁绍一听,觉得刘备说得有理,回头对沮授说:“都是你乱说话,害得我差点背上谋害忠良的罪过(混注:沮授这锅背得,心里苦啊)。”

袁绍也知道这大耳朵有八爪金龙护身,身具龙气,不能随便杀了,而且也想看看能诛杀灵蛇颜良的猛人究竟长成个什么样子,便也借坡下驴,决定放过刘备。请其上坐,一再地表示歉意。刘备连说不敢。转过身来,袁绍朗声道:“如今虽然我方新败,但是还是要给颜良报仇,众位将军,谁愿领军出战,为颜将军报仇?”

文丑正自伤心同心同体的兄弟被人所杀,心中正在暗想怎么为颜良复仇,此时听闻到好友袁绍所言,于是上前一步道:“主公,末将与颜将军相识几十载,一同学艺,一同投军,情比同胞兄弟。如今却被小人所害。请主公恩准,让末将统兵为颜良报仇。”说的是情动不已,潸然泪下。袁绍一见,想到二人原来本是一体,现在却只存其一,心下也是戚戚然,便一拂袖,“罢了,吾欲起大军十万,为颜良将军报仇。文将军多加小心,定要诛杀此獠,不然我心难安啊!”袁绍说道。文丑忙称得令。

这时沮授上前劝谏说:“主公不可啊。战况到了现在,应该屯兵驻守延津,然后分出兵力,出兵官渡,这样才是上策,不能随便渡河啊,不然恐怕会出现什么变故。”哪知袁绍一听,瘟气上头,却是大怒:“都是你们这帮子谋士,意图扰乱军心,进军延津,所需要的时间太长了,你不知道什么叫兵贵神速吗?不要再说了,我意已决!” 沮授见袁绍不听劝阻,反而训斥自己。不由心灰意冷,遂不再言语。

这时刘备也站出来躬身说道:“明公,备愿领一军人马,去会一会那个敌将,若真是吾弟云长,备定可劝服其来投效将军。如若不是吾弟云长,则备定斩此獠头颅,以慰颜将军在天英灵。”袁绍心想:“颜良勇冠三军,骁勇擅战。敌将竟然能把他杀了,想来必是武功超群,万夫不挡(他们这时候还不知道颜良是被偷袭,根本就没有还手)。如若可以招入我帐下,也是不小的助力,应该让他去确认一下,试试能不能招揽过来。而且这刘备乃是汉室宗亲,当今圣上的皇叔,让其随军出征,在大义上,可以可以压那妖龙一头。”于是让其为文丑副将,一并伐曹。

文丑得到军令,恨不得立即带齐人马给颜良报仇。玄龟善卜算之事,预感颇为灵验,心思电转之下感觉到敌将可能与刘备大有关系,恐怕就是他那个二弟。若是刘备跟随,则到时他们兄弟相认,如何给灵蛇报仇?有心不带他出征,却又有袁绍军令。于是分出三万士兵,留给刘备,让他充做后部,徐徐前行。自己则带着七万人马,火速前进想要给颜良报仇。

到了黄河边上,部将禀报:“将军,河水湍急,渡船缓慢,可否先暂停行军,徐徐渡河?”文丑心中正急欲给颜良报仇,怎么肯在此耽误时间。只见他运起法术,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只见黄河水面上漂浮起大大小小,数以万计的乌龟,搭成一座浮桥联通两岸。却是那文丑显出玄龟法相,召唤而来的黄河之中的龟子龟孙。众将士大为惊奇,文丑趁机说到:“曹贼奸妄,上欺皇上,下压百姓,中肆意残杀百官。今天道显圣,正是欲助我等正义之师,诛此不义之徒。众将士,随某家,建功立业,封侯拜将去!”说罢,长枪一挥,率先纵马越上龟桥。众将士听文丑所言,正是胸中热血激昂,紧随其后,全军渡河。

曹操闻听文丑大军前来,却是毫无惊慌之色,却令士兵把粮草缁重放在阵前,又命令放马匹于其上。这时,文丑的大军也渡过大河,进入曹军营地,士卒看到曹军大营内空无一人,只有粮草马匹胡乱堆放乱走。手下将领不由得笑道:“将军神威,那曹操奸贼,听闻将军威名,定然是弃了大营,落荒而逃了。”众将听完,也是哈哈大笑。文丑见士卒四处归拢粮草马匹,队形散乱,不由得心中一动,这玄龟最善卜算,察觉到不好,心中暗呼“不妙!”却听的一通鼓响,却是张颌窥得机会,领兵来战。

文丑收拢乱军不成,只得带领着亲卫边战边退。等文丑击退张颌,回头一看,亲卫已经折损过半,不由得大怒。正巧这时,曹军大将于禁,带兵打来,于是催马上前,斗将起来。文丑八宝驼龙枪上下飘忽,五十回合已杀败于禁。正要一枪扎死于禁,却见一红脸大汉,拖刀驰来。想起先前颜良残兵所言,料定这厮便是杀害颜良的凶手了,于是舍了于禁,看向关羽。

这时关羽已到,举刀斜斜劈向文丑。文丑见关羽借着马力,刀来得又快又沉,心想我刚打了好久,力气恐怕不够,还是让开为好。想到此猛一低头,让过大刀。刚在马上直起身来,却不料关羽的刀在空中翻了个面,又回来了。

文丑又想闪开,不料那边典韦杀到,掷出短戟,文丑虽然一枪挑飞了短戟,但是典韦力大,飞戟势沉,不由得缓了一缓,这一缓却是误了性命。原来关羽这回来的刀却用上了幻影术,因此文丑浑然未觉,被刀刃在颈项上一拖,就此步了颜良后尘。

关羽诛了文丑后,不想恋战,因此并不停留,上了赤兔马扬长而去(混注:不一直就在马上的么,笑)。文丑的亲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去。良久,文丑的尸身才载落马下。众人急忙下马探视,见其尚死不瞑目。那玄龟身死,已然算得那关羽身份,也没想报仇。又听到大帝的命令,就回转武当山去了。

可怜一代双雄,本是下界降妖除魔,没想到却被武圣帝君给杀得身死,惜哉!惜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