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走进科学

植物学家自白:我为什么反对植物神经科学

Lincoln Taiz十分恼火。过去十年里,这位退休的植物生物学家看到了“植物神经生物学”这一学科的崛起,并因此愈发沮丧。

植物学家自白:我为什么反对植物神经科学

这个有争议的研究领域在2006年首次亮相,其理论基础是植物——它们没有大脑但仍——以类似动物神经系统的复杂方式处理信息。这也意味着植物可以感受到快乐/悲伤/痛苦,做出有意识的决定,甚至拥有意识。但这种可能性“实际上为0”,Taiz和同事在8月1日的《植物科学发展趋势》中撰文评论道。

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的Taiz解释说:“植物中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与动物大脑的复杂性相媲美。没有。我是植物生物学家。我喜欢植物——不是因为植物能够像人类一样思考,而是因为它们就是植物。”

一些植物具有复杂的行为。受伤的树叶可以向植物的其他部分发出警示信号,分泌出有毒的化学物质抵御掠食者。有些植物甚至可能拥有短期记忆:肉食性植物Venus flytraps捕捉器上的微小纤毛可以学会识别昆虫的碰触。但Taiz认为,植物行为的触发方式与动物的神经系统非常不同。

他和同事指出了现有一些研究中的方法学缺陷——它们声称植物具有脑状指挥中枢系统、类似动物样的神经细胞和电磁波振荡模式,令人联想起动物大脑中的活动。但是,除了制造争论之外,Taiz认为,从进化的角度来看,所谓植物意识这一概念甚至属于捏造。

Taiz说,动物进化出复杂的大脑部分是为了帮助机体觅食并获得相对个性。但植物扎根于地面,依靠阳光来获取能量,这是一种静止的生存方式,不需要迅速决断或愚弄捕食者——或能够实现这些行为的代价高昂的神经系统。

“意识对植物有什么好处?”Taiz问道。一株有了意识的草本植物,面对食植动物能够想出什么巧妙对策,活生生地看着自己被吃掉吗?

产生认知所需的能量成本太高,而好处太小。请想象一下森林大火……这一可怕的情景正好说明:植物没有道理进化出意识——应该进化出诸如蕴含大量水分的枝叶或更容易传播的种子之类。

此外,植物体能够完成许多功能,且不必借助意识。Taiz指出,在阳光,二氧化碳和水的作用下,植物制造出维持地球上大部分生命的化学物质。 “还不够好吗?”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