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走进科学

为什么不是所有灵长类都进化成了人类?

当我们在全球迁徙、发明农耕并登上月球时,我们最近的近亲黑猩猩还住在树上,吃着水果和猴子。

为什么不是所有灵长类都进化成了人类?

现代黑猩猩存在的时间比现代人类还要久,但是我们在进化道路上分道扬镳有600万到700万年。如果我们把黑猩猩看作是我们的表亲,那我们共同的祖先就像是一个只有两个后代的曾曾祖母。

但是为什么她其中一个后代的进化能比另外一个要强这么多呢?

“其他灵长类没有进化成人类的原因是它们这样就足够了,”古人类学家Biana Pobiner表示。所有现存的灵长类,包括乌干达的山地大猩猩、美国的吼猴以及马达加斯加的狐猴,都证明了它们能在自己的自然栖息地中繁衍生息。

“进化不是一种进步,”加州大学的人类学教授Lynne Isbell说道,“而是关于有机体如何更好的适应当前的环境。”在研究进化的科学家严重,人类并不比其他灵长类“进化的更多”,而且我们也没有赢得所谓的进化竞赛。虽然极强的适应力让人类能够操控不同的环境来满足自己的需要,但是这种能力并不足以将人类置于进化阶梯的顶端。

就拿蚂蚁说吧。“蚂蚁的进化可能和人类一样成功,或者比我们还要成功,”Isbell跟Live Science说,“地球上的蚂蚁比人类多的多,而且它们非常适应自己的栖息环境。”

虽然蚂蚁还没发展处书写,但是它们是获得巨大成功的昆虫。它们只是在所有人类关心的方面不甚出色,而这些方面恰巧是人类最擅长的。

“我们觉得最适应的应该成为最强壮或者速度最快的,但是赢得进化竞赛只需要生存和繁衍,”Pobiner说。

我们的祖先从古代黑猩猩中间分离出来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虽然对于人类或者黑猩猩我们没有完整的化石记录,但是科学家综合现存灵长类动物化石中的基因和行为线索来了解后裔可能成为人类和黑猩猩的灭绝物种。

“我们没有它们的遗骸,而且如果有的话,我也不确定是否能将它们肯定的放在人类血脉中,”Isbell说。科学家认为这种生物看起来更像是黑猩猩,而不是人类,而且它可能更多的时间是呆在茂密的森林中在树与树间荡来荡去而不必接触地面。

科学家认为古人类有别于古黑猩猩是当人类在地上呆的越来越久开始的。Isbell说,或许我们的祖先是在探索新栖息地的同时在寻找食物。

“从我们和黑猩猩共同祖先分离出来的最早期的人类祖先既能爬树也可以在地上行走,”Isbell说。这些人类祖先的腿部变得更加强壮而且指开始朝前生长应该是更近期的事儿,或许是在大约300万年前,这样使他们成为了几近全职的直立行者。

“在栖息地选择上的些许差别或许是第一种能看出来的行为变化,”Isbell说,“为了继续两足直立行走,我们的祖先会进入没有封闭天蓬的栖息地。他们也会不得不在树木更零散的地方进行更多的地面行走。”

剩下的就是人类的进化史。至于黑猩猩,待在树上不意味着它们的进化中止了。2010年发表的一篇基因分析暗示它们的祖先在93万年前从古倭黑猩猩中分离了出来,然后在46万年前又从中分离出来了3个现存亚种的祖先。中部和东部的黑猩猩在9.3万年前灭绝了。

“显然它们当黑猩猩当的很成功,”Pobiner说,“它们没有灭绝,只要我们不破坏它们的栖息地,它们可能还会继续存在下去很多年。”

本文译自 Live Scienc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