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医学健康

就像肠道里一样,眼球上也有特定的微生物群落

我们的肠道和皮肤不仅仅属于我们,它们也是微生物的家园——真菌、细菌和病毒——正确配置的体内微生物群落对保持健康至关重要。但估计你不晓得,我们的眼睛里也生活着独特的微生物。

就像肠道里一样,眼球上也有特定的微生物群落

它们被统称为眼部微生物组。当这些微生物失衡——某类变得太多或太少时——就可能引发眼疾。

新研究显示,眼表的细菌会激活人体的保护性免疫过程,科学家们开始寻找微生物因子,利用它们为干眼病、干燥综合征和角膜瘢痕等一系列眼部疾病开发出创新疗法。 。

人类只有两只眼睛,它们异常宝贵且脆弱,或许对眼表细菌的研究,可以减少超100万次的眼科就诊数量,这仅在美国每年就能节省1.74亿美元。

过去十年中,关于微生物组在眼部健康方面的作用始终存在争议。科学家认为健康的眼睛里没有成系统的微生物群落。研究表明,眼球上存在来自于空气、手或眼睑边缘的细菌;然而,许多人认为这些微生物会被持续的眼泪杀死或冲走。

直到最近,科学家们才得出结论,眼睛里确实含有“核心”微生物组,这种微生物组似乎受宿主的年龄、地理区域、种族、隐形眼镜磨损和疾病状态的制约。

“核心”细菌类型仅含葡萄球菌、类白喉杆菌,丙酸杆菌和链球菌4个属。除了这些细菌之外,与一些眼内疾病有关的细环病毒torque teno virus也被认为是核心微生物组的成员,因为它存在于65%健康个体的眼球上。

所以,在开处方抗生素时,眼科医生应该更深入地评估风险和收益:抗生素也会杀死对眼睛有益的细菌。

最近公布了一项跨越十多年的研究,里面分析了美国超340000名患者的病例信息;作者发现,在60%的急性结膜炎(红眼病)病例中,使用到了抗生素。

但病毒感染是导致红眼病的最可能原因,而抗生素无法对抗病毒。更值得关注的是,甚至由细菌引起的结膜炎通常在7-10天内无需干预即可自行消退。而滥用抗生素的危害,早已是众所周知的事实。

在过去十年中,我们知道某些细菌与特定的眼科疾病相关,如斯耶格伦综合征或细菌性角膜炎。然而,现在仍不清楚,是否是细菌引发了疾病。

2016年,国家眼科研究所的眼科免疫学家Rachel Caspi找到了匹兹堡大学眼科学和免疫学助理教授Tony St. Leger所预言存在的保护性有益菌。实际上,我们发现了一种眼部常驻细菌,即乳杆菌(Corynebacterium mastitidis)(C. mast),它可以刺激免疫细胞产生和释放杀死有害微生物的抗菌因子。

在一系列实验里,每当C. mast存在于眼表时,小鼠对已知会致失明的两种细菌的抵抗力更强:白色念珠菌和铜绿假单胞菌。

匹兹堡大学的坎贝尔实验室与其他机构合作——该实验室收录的人类眼部细菌数量为美国之最——希望开发出预防和治疗眼部疾病的微生物方法。

只要我们通过动物实验和遗传分析,识别出微生物定殖在眼球上所需的特定因子,就可以让UPMC眼科中心的医生和验光师,分析出健康和患者眼内的免疫特征。然后寻找出针对性的抗菌药物,而非使用光谱抗生素。

更高一层的目标,就是通过基因工程学,制造出更加有益的细菌。在针对肠道疾病的临床实验里,基因工程微生物已被证明,可以大大缓解结肠炎等病症。

我们希望新的“prob-eye-otic”疗法能够分泌免疫调节因子,限制与干眼病等疾病相关的症状——干眼症每年影响到约400万美国人。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