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走进科学

从金属氢消失到滴血验癌 2017年5个令人尴尬的科学事件

科学研究原本应该是最严谨的,偏偏还是出了许多乌龙、意外、丑闻,令人尴尬到脸酸我们盘点了 2017 年科学界那些令人一言难尽的尴尬事件……祝大家在新的一年踏踏实实,与诸君共勉。

左右不分

匈牙利的一个科研团队企图搞清楚狗能否听懂人话,科学家通过给狗做功能性磁共振成像(fMRI)来查看它们大脑的激活状况。

研究发现:狗和大多数人一样用左脑处理词语含义。然而他们在著名期刊《科学》上发表论文后却发现,搞反了狗的左右脑。

因为人在做磁共振的时候是躺着进去的,而狗是趴着的。团队称,可能有人在一开始就注意到这点并做了更正,另一个人不知情,又翻了回来。

所幸主要结论没出错,狗能听懂部分人话,并且,狗在理解人的指令时,用右脑分析语义,左脑分析语调,而顺畅的沟通过程需要左右脑共同参与。

金属氢在哪里

从金属氢消失到滴血验癌 2017年5个令人尴尬的科学事件

哈佛大学物理学家于今年 1 月宣布,他们制造出了地球上首块金属氢。

根据理论,金属氢可能是一种超导体,能显著提升电子设备性能。与此同时,还有可能为能源、医疗、交通运输等行业带来巨大变革。

然而不久之后,哈佛大学再次发布声明,由于操作失误,这块金属氢样本消失了。

当时,他们正在用激光测量这块唯一的金属氢样本,用来制造样本的金刚石由于巨大压力突然粉碎,导致金属氢掉落消失。根据推测,金属氢可能是化作气态升华,也有可能掉落和其他东西混在一起。

也有人怀疑,该团队从未制作出金属氢样本消失导致“死无对证”。

打破疑虑的方法只有一个,再造一块金属氢。

世界首例换头手术

11 月 17 日,意大利神经外科医生塞尔吉·卡纳瓦罗宣布世界首例人类头部移植手术已成功实施。手术地点在中国,由哈尔滨医科大学任晓平教授带领完成。

让人尴尬的是,本次换头是在遗体上进行的,称之为解剖或许更加准确。

即使气管、脊柱、主要静脉和动脉能连上,神经的连接仍是巨大难题,而医学界在神经修复上尚未有突破性进展。这意味着换头后,患者很有可能无法自主移动甚至呼吸。

此外,人们还关心一点:换头以后,你还是你自己吗?这知否有违伦理?

滴血验癌

“一滴血筛查 12 种癌症,检测过程仅需 5 至 10 分钟费用不到 100 元”。今年 10 月,大量媒体报道了“90 后博士常宁带队实现了滴血验癌”的消息。常宁团队利用光子晶体微球技术检测肿瘤标志物的方法,对癌症进行早期初筛。

有多名专家对报道表示了质疑,认为该方法临床意义相当有限。目前,团队已不再接受采访,校方表示网上现有报道并不完全准确。

近年来“滴血验癌”消息层出不穷,原理无非是检验血液中的“肿瘤标志物”,然而权威的医学指南并不用肿瘤标志物来筛查癌症。

事实是,滴血验癌不能代替病理学诊断,相关报道夸大了研究成果。

华人论文遭撤稿

撤稿,对很多科研人员来说是非常尴尬的一件事情。这不仅意味着对其学术水平的否定,还意味着学术生涯上的不良记录。

今年有两起华人论文撤稿事件受到了整个学界的关注。

一是韩春雨团队历经 15 个月,终于撤回稿件。早些时候,韩春雨等人在权威期刊上发表论文并因此获得大量喝彩。但重复实验均无法得到相同结果,人们开始质疑韩春雨论文的可信度。事最终以撤稿收尾,但对华人学术界的影响却久久无法平息。

另一个重大撤稿事件利用了“同行评审制度”中的技术漏洞。使用假邮箱,冒充评审人对论文给出评审意见,是一种虚假的同行评审。因为这个原因,著名学术出版商施普林格,在今年一次性撤稿了 107 篇论文,而这被撤的 107 篇论文全部来自中国。

也有涉事国内研究人员声称,是委托代理机构在投稿时弄虚作假。对此,施普林格表示会开发相关工具,防范类似情况再次发生。

这两起撤稿事件,不禁让人为华人学界的科研诚信打上了一个问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