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摘

文体统计学工具表明,史诗贝奥武夫的作者只有一人

两个多世纪以来,贝奥武夫Beowulf一直是英国文学界里程碑式的作品,同时又始终是激烈争论的学术焦点,部分原因在于,有学者认为史诗是单一作者写就的作品,但另一些人则认为它是多个民间故事拼接而成的产物。

《贝奥武夫》(Beowulf), 一译贝奥武甫,讲述了斯堪的纳维亚的英雄贝奥武夫的英勇事迹。是迄今为止发现的英国盎格鲁—撒克逊时期最古老、最长的一部较完整的文学作品,也是欧洲最早的方言史诗,完成于公元八世纪左右,它与法国的《罗兰之歌》、德国的《尼伯龙根之歌》并称为欧洲文学的三大英雄史诗。——百科
进化动力学领域的博士后研究员Madison Krieger领导的研究小组,和来自哈佛的博士Joseph Dexter,希望借助非常现代的工具——一台电脑——彻底平息争端。

Krieger和同事使用一种被称为文体学分析的统计方法,分析了各种统计因子——从史诗的格律到文本中不同字母的组合次数,最终通过新证据表明,贝奥武夫是单一作者的作品。他们的研究论文发表在4月8日的Nature Human Behavior上。

除了Krieger之外,论文还由南京大学的《贝奥武夫》专业研究者Leonard Neidorf共同撰写。

“我们发现了四大明显特征。”Krieger说,“每一行都有自己的格律,很多行都有我们所说的顿挫,这是句子和句子之间的小停顿,类似于我们在现代英语中用标点符号标记的停顿。我们还研究了遣词琢句的各个方面。”

“但事实证明,可供分析的最佳标志之一,不是单词的使用频率,而是字母组合的频率,”他继续补充说,“所以我们一直在计算作者使用’ab’,’ac’,’ad’等等组合的频率。”

Krieger说,借助这些指标,团队梳理了文本,并发现它始终保持一致——结果进一步支持了单一作者的理论。

“关于这首史诗的许多特性,我们注意到它们是连贯的。”Krieger说,“因此,就贝奥武夫的实际文本而言,它并没有表现出风格间断性的重大变化。”

贝奥武夫之于欧洲学者,堪比《红楼梦》之于红学学者。

“争论主要有两点。”Krieger解释说,“首先是它的成书时间,因为具体时间影响到了我们对它内容的理解。例如,它和基督教的关系就是一个重大的问题。”

第二个焦点之争就,它到底有几个作者。

“公众可以广泛获得的第一版出版于1815年,当时几乎立即有人怀疑作者不是一个人。从高中开始,每个人都记得与格伦德尔和格伦德尔的母亲,或许还有与龙的战斗,但是如果你看完整首诗,就会有一些奇怪的部分,例如描述贝奥武夫游泳时的表现,以及追溯几百年前的故事,并谈论与故事无关的英雄国王。所以我们感觉到它不够凝练。”

最重大的证据来自原始抄本。

“笔迹不同。我在诗中称之为随机点,只是在句子中间,而不是在真正的句子里,第一位抄写者的笔迹消失,其他人接管。很明显,第二位抄写者校对了上面的文字,所以虽然目前没有人真得认为他们就是两位诗人作者,或者单纯是在随机的句子中间位置插入诗句,但它启发我们,史诗的写作方式也许是多人的长期合作。”

在19世纪,学者们普遍认为它肯定来自多位作者。直到20世纪初,另一位作家——其名字几乎是史诗传说的同义词——才开始挑战这个想法。

他是谁? J.R.R.托尔金。

“托尔金独立完成了最优秀的史诗故事,”Krieger说,“他也是一位非常杰出的贝奥武夫学者,并于1936年撰写了一篇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分析文章。”——Beowulf:The Monsters and the Critics,“扭转了学界以往的印象。”

托尔金论证的核心是基督教在文本中的反映方式。

“贝奥武夫中的基督教痕迹非常有意思,因为它的每一个角色都是异教徒。”Krieger说, “贝奥武夫来自瑞典南部,前往丹麦帮助其他异教日耳曼民族与怪物作战……但它始终贯彻基督教的观点并融入基督教的语言。”

最新的统计学证据从新的角度支持了托尔金的观点。

虽然他也承认这项新研究不太可能成为关于贝奥武夫作者身份争论的终点,但Krieger认为它可以为英国文学传统带来重要的新气象。

展望未来,Krieger及其同事希望将为该研究开发的工具应用到其他文学作品的分析中。

Krieger说:“即使是像伊利亚特和奥德赛一样被解读过无数次的作品,也存在统计分析的可用空间。在大多数文学分析传统中从未考察过最重要的细粒度特征,我们希望传播这些技术,我们认为这些技术可能会改变回答文学史问题的方式。”

他也希望用技术来理解英语的文体演变。

“将旧英语置于时代背景中。”他说,“这是英国文学的诞生。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风格演变的哪些方面——不仅是语法,还有文化层面;人们喜欢什么特征,以及它们如何随着时间而变化。”

除了用于文学分析外,Krieger还认为文体学工具也可能有一些彻底的现代用途。比如说,发现由算法生成的文章和虚假新闻。

但最终,他认为这项研究是利用现代科学工具解读古代文本的一个范例。

“用新技术来回答古老的问题。”他说。 “令人兴奋的是,一个可能被认为是非常传统的领域实际上正处于数理和人文交叉学科的最前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